主页 > 新闻插播 >

腾讯分分彩:汶川地震十周年 媒体的灾难报道进步了吗?

编辑:凯恩/2018-12-03 22:34

  今天是汶川地震十周年纪念日,也是第十个国家防灾减灾日,《传媒茶话会》为你盘点,十年来传统媒体地震主题报道的变化和创新,以及还存在哪些不足。

  一方面,新兴的媒介技术可以加快信息传播速度,缩小甚至避免信息时滞,于灾难报道而言,可以提高媒体和记者的响应能力,及时、迅速的公布灾情信息,让媒体的信息跑得过灾难的扩张速度。另一方面,

  2008年5月12日,汶川地震发生7分钟后, 新华网发出快讯:“12日14时35分左右, 北京地区明显感觉到有地震发生;25分钟后, 新华网再发快讯:“四川汶川发生7.6级地震 (后来地震级别被修复到了8.0级)。从汶川地震发生到第一条地震确认播报,新华网用了25分钟。

  2017年8月8日,四川九寨沟县21时19分发生7.0级地震。在18分钟后的21时37分15秒,中国地震台网机器人自动编写稿件,仅用25秒出稿,540字并配发4张图片。

  灾难发生后,都会伴随着谣言、假新闻、不实报道,它们钻了灾后产生的信息真空的空子不胫而走,干扰舆论,混淆视听。

  在2017年的九寨沟地震中,媒体长了汶川地震谣言肆虐的教训,利用新媒体平台及时辟谣、科普。

  国内20家媒体共发布71篇辟谣报道, 四川当地媒体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发布《辟谣:九寨沟长海溃坝为谣言》《四川地震局:九寨沟地震与汶川地震无关》《直击九寨沟震后一夜》等报道直接辟谣。

  在《看云就能预测地震?想多了!“地震云”根本不存在!》这篇报道中,当地媒体不仅辟谣, 还将“地震云”发展史进行科普, 对网友晒的“地震云”作出科学解释。

  。第一时间传播信息,掌握舆论引导的主动权,不仅使公众及时了解真相、规避谣言、避免恐慌, 使政府掌握实情, 组织救灾。

  2008年汶川地震,我国媒体的新闻报道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,汶川地震报道甚至成为我国媒体灾难报道的范本和行业标杆。但是

  灾难中的情感传播可以起到凝聚人心、众志成城的正面导向作用。但是5·12大地震后,有些媒体站在“他者”的立场上,不断推出大剂量的悲情要素,来锐化人们对灾难情绪的感知。

  在某台的赈灾晚会上,被网友誉为“最坚强中国警察”的蒋敏被请到现场。腾讯分分彩某主持人先说了一段开场白:“在地震发生的头一天,5月11号是母亲节, 对蒋敏来说可能是生命中最后一个快乐的母亲节了。在明知蒋敏因公未能回家的情况下, 这位主持人还继续追问她“回过家吗?亲人的遗体找到了吗?”这段颇具煽情、不顾当事人内心感受的采访, 引起了观众的普遍不满和不少网友的愤怒。

  汶川地震后,很多的媒体都用了大段的文字篇幅甚至排比的句式进行抒情,呈现的灾情、救灾信息比较少。一些新闻评论也是运用诗化的语言进行情绪感染。

  “14天以来,几乎每一个人,受灾的人,救灾的人,捐助灾区的人,祝福灾民的人,都呈现出有别平日的面貌。这新面貌,令我们自己也感到吃惊:仿佛我们不曾了解自己、不曾了解同胞;仿佛我们不曾了解社会、不曾了解政府;仿佛我们不曾了解家乡,不曾了解祖国。”

  “汶川后, 这一次行动无需呼吁。从救援到哀悼, 对生命的尊重正在成为政府和公民的自觉。”

  “救灾, 未必争这一时,在以人为本、尊重生命的当下,我们社会并不缺爱心,缺的是对爱心的组织和引导,在此问题上, 显然大有可为。”

  鲁甸地震后,《人民日报》通过微博倡议:志愿者请勿盲目去灾区,请给救援先遣队让出一条生命通道。呼吁理性的志愿者精神。

  九寨沟地震后,新华社连发三问:九寨沟7级地震到底咋回事?向公众解释地震发生的原因、如何看待震后的次生灾害、如何认识余震预警。将报道重点放在了答疑解惑、普及防灾减灾知识上,而非抒情。

  地震发生后,媒体在表达灾难悲情、救灾感动、英雄歌颂等情感时,应该有所节制,明确媒体的主要职责是及时、真实的传播灾情信息,而不是煽情作秀。国民需要的信息才是媒体应该报道的。

  在灾难报道中,人文关怀就是对逝者生命的尊重、对生者精神的抚慰,避免二次伤害。

  当媒体在灾难报道中失去人文关怀时,血腥、惨绝人寰的照片会“跃然纸上”;“执着”发问伤者、救援人员就肆无忌惮;追问受害者家属的“好心”就会泛滥。

  2008年汶川地震后,有不少电视媒体直接展示遇难者的遗体画面,未经任何处理。许多报纸将废墟中惨不忍睹的尸骸照片刊登在显著位置,文字报道中还有对悲惨细节的描写。某电视台记者拦下刚从废墟中抬出的极度虚弱伤员,不顾采访对象生命垂危,不断进行提问。甚至还出现了隔着废墟采访压在下面的人的情况。当遇难者家属泣不成声时, 记者仍举着话筒, 提出“那是不是很绝望”之类的问题。

  在对遭遇2017年九寨沟地震的灾后生活采访时,一位灾民谈到发生地震时的场景, 一时情绪失控, 记者立刻对灾民进行情绪抚慰,说现在已经安全了, 并询问住在帐篷里晚上冷吗,用水问题有没有解决,物资是否到位等。记者关切的是灾民的生活而非让其回忆灾难。人文关怀不是宗教教义般的神圣清规,

  汶川地震十年过去了,对于这个问题的求解媒体人虽已进行了十年的努力,但距交一份完美的答卷尚有距离。

  《南方周末》资深记者杨继斌曾在新浪网主办的“专业与责任——中国媒体灾难报道研讨会”上说,我们现在提供的不管是信息的需求还是情感的需求,产品都还是不足的,国外的灾难性报道,会看到大量的解释性报道,不管纸媒还是电视媒体,我们做的解释性报道几乎没有。

  煽情少了,不代表灾难报道煽情化问题消失了。雅安芦山县地震发生后, 一些媒体的地震报道还延续着之前的抒情标题,汶川、玉树变成了雅安:“雅安不哭, 雅安挺住;芦山不哭, 中国坚强;雅安雄起,芦山不倒;雅安不要怕, 有我们与你同在……”

  地震报道中人文关怀缺失的现象时有发生。在芦山地震中,女记者在芦山地震现场问吃到热粥灾区群众:“大妈,马上吃上热稀饭了,开不开心呀?”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,就断言地震的伤痛正在灾区人心中退去,因为他们已经可以吃到热粥、泡面等食物。及时、真实、理性的灾难报道对新闻工作者的专业主义精神是一种考验,这有赖于媒体人职业素养和能力的提升。但